铁公鸡拔毛战争议中开启强制分红能保证投资

2019-10-13 02:10:44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铁公鸡拔毛战争议中开启 强制分红能保证投资者回报吗?

本报 付刚 北京报道

“分红率,这个原本在研究报告首页很难找到的估值指标,近似乎越来越受宠

。”3月上旬,华安升级主题基金经理陈俏宇针对近期“分红”的热议,感慨地指出。

分红的“受宠”,来自监管层的推动,但监管层面的“强制分红”能否解决市场对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吸引力的问题?对此,有学界及市场人士指出,政策性的“强制分红”会产生一刀切的负面效果,且投资者也不一定受益。

在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看来,善待投资者,提高上市公司的实质性回报,培养股东的文化意识,让投资赚到钱从而乐于当股东、安于当股东,才是长远吸引投资者的实在的方法,这是中国股市真正牛市来临的重要基础。“在提高分红回报是长期目标的前提下,或许降低红利税是短期内能迅速提高市场吸引力的方法。”

分红是长期资本入市前提

上市公司的分红问题,一直是困扰监管部门和广大投资者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之一。

去年10月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新上任之际,即要求上市公司明确分红政策。随后,监管部门在创业板IPO新政和2011年年报编制、审计和披露工作中,都有明确分红要求的条款。

一场对股市“铁公鸡”强制拔毛的战役就此拉开帷幕。

这是证监会首次提出将分红政策刚性化,此举也被称为“强制分红”新政

注意到,从已披露的年报信息看,监管机构促进股东回报的努力在今年已取得明显成效。来自Wind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7日,239家公司拟现金分红180.67亿元,同比增加55.52%。按可比公司对照,2011年分红规模增速创近十年新高。

但数据同时显示,2001年至2011年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占净利润的比例约为25%,而国际成熟市场该比例通常在40%至50%之间,在这十年间,A股市场累计完成税后现金分红总额为1.72万亿元,而上市公司累计募集资金4.05万亿元,实际现金分红约占融资总额的42.5%,股利回报率低。

东方证券首席策略师邵宇的研究进一步显示,A 股的分红属性在过去5年里逐步改善,分红公司的数量和相对数量都逐渐上升,持续分红有377 家,大多数年分红率在10%以下。“但过去5 年里参与分红的股票平均分红总收益为4.93%,年分红收益率0.99%,不能算令人鼓舞。”

由于上市公司缺少现金分红,在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师孙建波看来,投资者买入股票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上市公司持续的分红收益,而是为了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下一个投资者,于是,就热衷于“造题材、编故事”,以引诱后来的投资者高价接盘,这种击鼓传花式的投机炒作既扭曲了股票价值评价标准,也导致了股市诚信文化缺失。

孙建波认为,新政以强化现金分红、研究完善分红税收制度为突破口,抓住了问题的本质与核心,有助于重树价值评价标准,改变A 股市场高度投机的博弈特征,建立真正的价值投资文化。

注意到,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朱从玖在今年的“两会”期间明确表示,证监会将继续加强对上市公司分红的督促力度,从而增强投资者对股市的信心。那些不重视股东回报、不重视分红的上市公司,未来将逐渐被投资者所淘汰。“上市公司分红非常重要且必要,因为只有这样,投资者才会对上市公司有信心、对资本市场有信心。”

日信证券首席策略师袁秀明也向指出,A股整体还是个博弈市场,这也造成股市的财富效应不是很明显,难以吸引大量资金进入。并使得高波动性、高换手率成为投机市的必然特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也就无从谈起,“如果希望吸引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到股市中来,上市公司就必须给予一个较高的分红率。”

公司治理结构是症结

从全球范围看

,全球高分红股票累积回报率远超综合指数,一般而言,年均高出0.74个百分点。目前,日美股息率已超国债收益率

,这一现象的出现在历史上多次成为股市反弹的主要驱动力,也使得全球资金回流股市概率大增。

陈俏宇向指出,上市公司分红比例的整体提高,在未来可能是一种趋势,这并非完全来自管理部门的要求,也是现行宏观和中观经济现状的必然选择。在她看来,与其关注企业分红政策的改变,不如更多关注那些类型的企业有能力在未来创造或提高持续的分红。

但对于“强制分红”,学界的观点分歧较大。北京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指出,从根本上这违背公司章程。在他看来,长期不分红是一个极端,短期强制分红是另一个极端。

在再融资与分红相挂钩的问题上,吕随启指出,“此举并不能很好地解决回报问题,如果不分红,公司会失去再融资的能力,这样公司会有压力。如公司本身有好的项目,又有融资需求

,为什么非要先分下去,再融回来?”

他认为,即使强制分红实现,上市公司仍然可以重融资轻回报,比如说先分红一块钱,再融数倍的金额回来。如在2008年现金分红力度较大的粤电力A、黑牡丹,以及安泰集团和四川长虹等公司都在大举分红完成不久,便迅速启动大规模的再融资计划。

吕随启认为,在分红问题上,监管层首先应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让大股东退出管理层,将委托人与代理人分开,大股东才能真正代表股东和投资者的利益对管理层构成约束,并让大小股东的利益兼容而不是冲突,“如此才能从根本上实现由强制分红向自主分红的转变。”

此外,他认为,监管层还要强化分红的制度约束和信息披露,以及加强投资者教育,完善投资理念。

吕随启的一些观点得到机构的认同,如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立峰就向表示,要想解决根本问题,需要提高投资者在公司的话语权。“政府或者监管部门应该制定一个规则,强制性地要求上市公司跟股东、跟投资者在一起讨论分红,一定要讨论出一个结果

,根据公司的未来发展,大家共同决定公司是否分红。”

有赞微商城登入
小程序商城直播系统
小程序谁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