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卷入黑洞网站已没法打开超百亿市值出世

2020-09-23 21:08:18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视觉中国卷入“黑洞”!网站已没法打开!超百亿市值限售股明日解禁......

就在全球为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惊叹和欣喜时,由于“黑洞”照片的版权争议,大图片公司视觉中国被卷入舆论狂风眼,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各大媒体平台都在对其进行“声讨”。

目前视觉中国官网已没法打开。《国际金融报》记者本日曾多次致电视觉中国方面,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4月10日晚9点,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发布,此照片是由“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EHT)200多名科研人员用时10余年、从全球4大洲8个观测点“捕获”而来。

4月11日,这张“黑洞”照片出现在视觉中国官网图库中,被打上了视觉中国的版权ID水印,并注明“此图是编辑类图片,不得用于商业用处”,如果想下载使用,需要付费购买。

一时间,“黑洞”照片的版权归属问题成为舆论焦点。

对此,4月11日下午,视觉中国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黑洞”照片属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组织,并提示如果未经版权人授权,用于商业用处,将可能存在风险。

4月11日, 在A股下跌的大背景下,视觉中国反而上涨超3.02%,报收28元。有网友戏称“也许视觉中国才是真正的‘黑洞概念股’”。

1

版权归谁?

“为了更加直接和清楚地了解黑洞照片的版权情况,我们直接查阅了版权所有者及发布者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组和欧洲南方天文台的网站,终究肯定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组是版权所有者。”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元熹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南方天文台在该照片下文链接的版权说明页面标示,该照片受署名“4.0国际 (CC BY 4.0)”的保护。

记者了解到,该协议需要遵照的条件即使用图片需要给出完全、清晰的图片出处真心希望他们明年不会再来参加我们活动。,声明是不是是对图片进行过修改,同时不得限制其他人做许可协议允许的事情。换言之,只要用户标明了该图片出自EHT Collaboration,那末就可以免费使用。

“(视觉中国)在声明中提及的‘制止商用’的限制并不符合该协议内容的规定。”陈元熹如是表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据对记者表示,根据视觉中国的声明,其并未取得商业用处的授权,也就是说,其他机构或个人将该图文用于广告、促销等商业用途,其实不需要从视觉中国处取得授权,而是需要从权利人处取得授权。

4月11日晚间,记者想再次查阅该图片,发现视觉中国官网已没法打开。

而关于版权问题进一步发酵,本日下午,有网友在视觉中国官网发现,中国国旗和中国国徽被视觉中国纳为自己版权所有。也正因此,视觉中国被共青团中央官微直接点名:“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

随后,视觉中国遭多方“讨伐”,包括南京苏宁、百度、新浪游戏、海尔、阿里健康、格力电器等多家知名公司的微博账号在评论区晒图声讨视觉中国。

陕西渭临事务所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国旗和国徽不属于著作权的保护对象,任何人都可以合法地非商业性使用。“视觉中国宣称自己为该著作权的权利人,这明显是不对的”。

对此,视觉中国官方微博晚间已经发表致歉声明称,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并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

那么,视觉中国官网中对各大公司logo进行再次拍摄的图片是否是是侵权?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视觉中国拍摄图片中,主体重点就是公司logo,那么有可能侵犯公司对logo的商标权或著作权;如果视觉中国拍摄图片中,公司logo只是其构图一部分,不构成主体部分,那么视觉中国对所拍摄图片仍然可以主张著作权益。

2

“苦视觉中国久矣”

图片版权问题发酵之时,自媒体“3表龙门阵”发表的一篇题为《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的文章又将视觉中国拉入了“钓鱼执法、漫天要价”的舆论旋涡。

该文称,在一个自媒体业务交换群中,“求助!我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了,怎么办?”是高频出现的聊天内容。

公然资料显示,成立于2000年的视觉中国前身为“Photocome”网站,意为“图片来了”,其创始人之一柴继军是摄影记者出身。因得益于与全球大图库巨头——Getty签订的代理协议,视觉中国在中国市场上发展迅猛,2014年,其成功借壳远东股分,登陆A股市场,逐渐成长为国内“视觉”。

但是,近年来,这位行业龙头却深陷商业模式质疑的旋涡当中。有媒体报道称,为了增厚事迹,视觉中国采取“创收”的手段,针对侵权图片提起诉讼,要求巨额赔偿,诱使企业和解签订年度合同。

2018年,投资机构经纬中国曾因图片版权问题与视觉中国正面交锋,当时,经纬中国首创管理合伙人张颖曾发布微博指责视觉中国“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不应当”。

2018年9月,《上海证券报》在其相干报导中也表示,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诉讼1000多起,平均每两天一场诉讼,其中,与Getty版权图片涉案金额占上述赔偿总额逾98%。

“苦视觉中国久矣”的不仅是自媒体行业,广告行业、设计行业愈甚。

1名就职于国内4A广告公司的设计师告知记者,行业内将购买图片版权称为“租图”,制作一张海报可能需要“租”多张图片,一张图片的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具体价格要根据海报的印刷量、投放渠道来定。该设计师表示,同等类型的图片,全景网、站酷海等网站相比视觉中国稍微便宜一点。

2019年1月,长江证券在发布的研报中表示,从市场份额来看,视觉中国占据图片市场的半壁江山。其指出,“目前视觉中国的综合图片市占率在40%左右,为行业龙头。在图片数量上,视觉中国具有超过2亿张图片,国内东方IC、全景网等图片提供商的图片数量仅在1亿张左右,视觉中国的图片库丰富度远超同行业竞争对手。”

本日事件发酵以后,视觉中国遭到各方讨伐,但上述设计师无奈道:“视觉中国的图片更全,品质也好,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不得不用。”

3

超百亿市值限售股明日解禁

视觉中国相干财报显示,近三年事迹稳步增长,2015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5.43亿元、7.35亿元、8.15亿元,同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8亿元、2.15亿元、2.91亿元。

另外,表露的2018年3季报显示,视觉中国的营收和净利润均保持两位数的稳定增长,2018年前3季度实现收入7.01亿元,同比增长20.虽然副本收益不如英雄的象征任务97%;净利润2.2亿元,同比增长35.31%。

记者发现,目前其80%的营收来源于“视觉内容与服务”,而这也是被众多企业质疑视觉中国“钓鱼”的主要部分,其主要创收方法是“获客、创收”。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计划,4月12日,视觉中国将有3.88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5.39%,以本日收盘价28元/股算,解禁市值逾百亿元。解禁触及的股东有10位,分别是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姜海林、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且这10位为一致行动人,目前为视觉中国实控人。

据悉,此次解禁是5年前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分所定向增发的股份,当时定增发行价为5.28元/股,5年期间未实行过股份送转,因此,公司股价28元较定增价格已有超过500%的收益。

在如此大体量的解禁前,遭受上述“黑天鹅事件”,对视觉中国来说,实在不算好消息。

4月11日晚间,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上市公司股票解禁后通常会出现解禁峰值的变化,兜售时间越早,获益幅度越大,该事件出现后或将导致视觉中国股价有所下跌。

记者 蔡淑敏 马云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