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散文】大师

2019-09-14 07:45:55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天空中飘过朵朵慵懒的白云,变幻莫测的云白得可爱,胖得可笑,我却笑不出来!
我生病了,头晕、头痛,畏寒、怕冷。
身体上的病痛使我不知所措,我很怕自己突然死去,对死亡的深深恐惧令我胆小怕事儿。
已经很多天没有去上学了,大概四五个月,也许半年多吧,管他呢,我躲在门楼的一侧,默默望着邻居家的斑驳陆离的百年老墙。
我的同学在我家的门口刻薄地说:“李宗余,这个笨蛋,本来就有点缺心眼儿,这又半年多没去上学,肯定考不上五年级了……”
我从墙头的砖缝里看到那两个同学,那个说话的家伙我深深怀恨在心,另一个家伙没有说话,我现在也想不起他的名字,脑海中也模糊了他的样子。
我的心如针扎一样地痛,我的泪水扑簌而下,我恨自己的身体弱小,我恨自己的蠢笨无能。
母亲无比爱怜的神情使我感到一丝温暖,我扑到她的怀里号啕大哭,她用她的手摸摸我的头顶,然后用她漂亮的脸蛋依偎着我的额头,企图试探我的体温。
我哽咽着把听到的话告诉了母亲,母亲紧紧抱着我,她温言劝我:“别怕,考不上咱就退一班!”
父亲阴沉着脸从屋里走出来,他带着嘲弄的目光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大声说:“贱泪多,哭个什么?就因为你这个家伙,家里已经花了五百多块了!”
看着终日为家庭奔波忙碌的父亲,他暴躁的怒叫使我惶惶不安!
“死就死个球!”父亲踢飞一个给鸡鸭喂食的鸡盆朝屋外走去。
我看到那个刚才还洋洋得意嘲笑我的无能的两个家伙,他们像两只老鼠一样脸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灰溜溜地逃跑了!
因为我的头疼,我吃过中药,也吃过西药,打过针也输过液,输液的时候我还尿湿了医生诊所里的一床被子,那个患了腰椎间盘突出的医生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却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没事儿,没事儿,晾晾就干了!”
其实我知道他对我怀恨在心,我从他脸上抽动着的肌肉可以看到他一颗满含愤怒的心,母亲一个劲儿地道谦,他企图瞪我两眼,我假装看不到,跳着逃离了医生的诊所。
后来有个老医生让我喝黄莲水,人说黄莲苦,果不其然,苦涩的液体穿过我的喉咙,慢慢流进我的胃里,我并不喊苦,我想让自己的病早日康复,我越来越想逃离这个家,不想看到满面哀愁父亲的脸。
黄莲没有治好我的病,又开始了针灸,我的头上,手上,脖子上被扎上了根根银针,我对中医怀着憧憬,期待着能治好我的头疼。
后来,父亲领着我去过市里,路上,父亲一改在家中对我的态度,表现地很温和,我很感动,他领着我喝了拉面,我觉得那些拉面的味道是那样的美,以至于我现在仍对拉面情有独钟。市里的亲戚给我拍了根黄瓜,我也觉得味道非常的美。
,他们就常常领着我看“神”法,那些所谓的大神有的说我是南山童子转世,有的说我是冤魂缠身,我亲耳听到有个“神婆”装模作样地对着一张神像念念叨叨:“孙悟空呀,你快快显灵吧……”
我立刻有种抵触的情绪,虽然我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但我知道孙悟空是吴承恩虚构出来的,不可能从莫虚有的空间跳转到现实中来,“神婆子”求来几颗“仙丹”(大概是小米染上了红黄绿多种颜色)!
“回家吃了吧,吃了就好了,这是太上老君的仙丹!”
我母亲千恩万谢,掏出三块钱放到了“神婆”的桌子上。
“娘,孙悟空不可能出来的,他是虚构的人物!”
“不可胡说八道,心诚则灵,你胡说八道,小心病不好!”
我吓得不敢言语了,我回家吃了“仙丹”,后来家里又来了个身穿一身白衣的“神汉”,他在身上搓了两把,就出来了两颗类似于中药药丸的“仙丹”。
“呵呵,吃吧,小子,看叔叔给你求的仙丹!”他脸上挂着温和地笑对我说。
我当时怀疑是他对身上搓下的泥轱辘,因为我常常给父亲搓背,他宽厚的背上搓下来的泥轱辘就跟“仙丹”一个样子。
神汉摇着折扇飘飘远去,父亲喟然长叹:“看人家张三,以前游手好闲,现在都成神医了!”
“这仙丹是泥轱辘吧!”我用稚嫩的小手捧着“仙丹”说。
“快吃掉仙丹!”父亲把“仙丹”扔进我的嘴里,我立刻感到“仙丹”味道咸咸的,涩涩的,像没有洗干净的红薯上沾上的泥巴。
夏天的夜里,闷热非常,父亲坐在我家椿树下的躺椅上,他摇着蒲扇驱赶着蚊子,我却浑身哆嗦,我用被子蒙着头,我听到父亲嘲讽的声音:“这个家伙倒不怕热,省了电费,也不用扇扇子!”
我茫然地睡着,第二天清晨,母亲把我喊醒:“余儿,乡公社里来了个大师,会气功,还会开方子,走,我带着你去看看!”
我们来到乡公社,母亲对着里面的每个人都点头哈腰地表示着友好,我看到大师正在行功,来看“病”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乡里的干部趾高气扬地正在维护着秩序。
终于轮到我了,我坐在小板凳上,等待着大师的治疗。
大师神态自若,有飘飘似仙的感觉,他让我闭上眼睛,他在我背后发功。
“有一股热气儿没有?”
“没有。”
“现在感到了吗?”
“没有。”
我睁开眼,看到大师露出焦躁的神情,他咬牙切齿地说:“你灵敏度不高,不,不,不是不高,是根本不灵敏!”
他使劲儿搓搓手,然后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他说:“我发功了,有没有热气儿?”
“没有。”
“噗,噗!”大师朝左右手各吐了一下唾沫,然后又用力搓搓了手,脚步不丁不八,他把手掌朝我伸来,我闻到一股子口臭气息,还有大蒜的味道。
我吓得浑身出汗,我为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感到羞愧,我为自己感受不到大师神奇的功夫感到汗颜无地。
“嗯,嗯,大师,我感到有点温度了!”我违心地说。
大师笑了,大师终于得意的笑了。
“看,看,就连这灵敏度不高的孩子都感到我功夫的神奇了,我可以隔山打牛,我可以隔着二百里地为你们发功治病,我可以推迟地球灭亡……”
我无限崇拜地看着大师,听着大师讲着他神奇的功夫。
大师很得意,我也替大师高兴,情不自禁为大师鼓掌,我站起来,坐的时间长了,感觉眼前一黑,一下子趴到大师身上,大师的身上“哗啦啦”掉下来颗颗黑色的小药丸儿,大师的脸微微一红,然后就又恢复了方才的神态,他说:“这孩子是个福星,我刚才发功,正好求到的仙丹,大家每人一颗,回家吃了吧!”
大家哈哈大笑着,他们惊奇地看着我,也为能够得到一颗“仙丹”而高兴着。
后来,我来到鹅城中医院,在医院中医师的指导下,服用了几个疗程的中药,才结束了一年多头疼的闹剧,有时病痛,头疼脑热的需要正确的治疗方法与手段,而不是求助于“神医”和“大师”。
这使我想起我往邻县求治时,一个“大师”的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父亲花了很多钱,我姑父和父亲拉着我挤进“大师”的院里。
“大师”瞪了我两眼说:“回家就好!”说完几个字再不发一言!

共 25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从小害头疼的毛病,跟着父母四处求医,中药、西药、输液、打针、黄莲水等都没治好我的病,然后我有了让“神婆”、“大师”看病的经历,吃了他们的所谓“仙丹”,其实只是染上颜色的小米和从身上搓下来的泥轱辘。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治疗方法当然也没有治好我的病,可是父母却乐此不彼,为我找了下一位懂气功的“大师”,我明明没有感受到大师所说的“热气儿”,但碍于面子,只好违心地说“有点温度了”,其他看病者的情况大概也与我相似,就因为大家都没有坚持说真话,才让这些招摇撞骗的“大师”得以逍遥,这值得每个人去反省。小说写出了“大师”看病的荒谬,民众的愚昧,告诉人们看病是需要正确的治疗方法和手段的,警醒世人要崇尚科学,远离迷信。欣赏!推荐!【编辑:黑木崖】
1 楼 文友: 2014-11-06 2 :15:24 语句凝练,生动形象,欣赏!! 我只想做泰山的一块石头!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1-07 07: 4:20 感谢妹妹的辛勤编辑!
 楼 文友: 2014-11-1 07: 0: 2 嗨!真是有病乱投医啊!有啥别有病。 怕忘了,马上立刻记下来。马上源于马年马上体。立刻的汉语拼音与英语的喜欢形状一样,like。 马上+like=马上立刻。
回复  楼 文友: 2014-11-1 22:17:54 呵呵,说得是!薄款拉拉裤哪个牌子好
新生儿眼屎多
压力大容易得心脏病吗
肢体麻木症状及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