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争仙 百八十六章 玩了千年的老把戏

2019-09-26 03:54:32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踏天争仙 百八十六章 玩了千年的老把戏

镇国塔中。

“王爷,江平王已经发了征伐无道昏君的檄文,古薰王也发了替天行道的檄文,还有六位将军也已经发了檄文,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发文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之中不断回荡着。

“王爷,不需要再考虑了,怪不得顾之章敢招孙青山入京,顾之章初的算盘就是要拿孙青山的脑袋来威吓众将的,啧啧,顾之章这手真是太狠了。”

“现在十万阴兵已经将三万炫龙禁卫吃得七七八八,接下来,就是阴兵入城,炫龙皇帝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

阴影之中传来豺狼之音,却説的不是檄文的事情:“方荡在干什么?”

塔dǐng上传来禽首的声音:“姑爷现在和弟弟妹妹团聚了,已经离开了。”

阴影中沉默片刻,豺狼之音再次响起:“等等,不用看那十万阴兵了,也不用看炫龙老儿,你就给本王盯着方荡,今日这一场皇位之争的根眼全在方荡身上,从开始到现在,全都被他引领,盯着他,他若是不出手,真的走了,立即发伐无道的檄文,若是方荡回来了

踏天争仙  百八十六章 玩了千年的老把戏

,哪怕他什么都没有干,你们也给我发讨贼檄文!”

呃?

好几个疑惑的声音一起响起,不过没有人敢质疑洪正∽dǐng∽diǎn∽小∽説,王的决定,不少人心中都觉得将一切放在方荡身上实在是太过儿戏了,顾之章这边,可是足足有十万阴兵,完全占据主动,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局势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变化。

方荡?就算是方荡,在这种情况下,也搅不出什么风浪了。

……

“我早説过,我以有道伐无道,必有天助!”顾之章高举阴兵虎符扬声大喝。

本来,这些阴兵虽然强大,但若是青天白日之下,这些阴兵的战力只能发挥出五成,但是现在,头dǐng上阴云密布,对于阴兵来説,这简直是他们发挥战力的时间。

若炫龙皇帝没有被顾之章残杀他的子孙而被怒火冲昏头脑,走了一步臭棋,依旧按照初的想法,用乱兵征讨顾之章的话,顾之章区区千人的队伍必然不是对手。

那时候,顾之章被逼无奈之下,只能动用阴兵虎符,一旦阴兵出现,炫龙皇帝就有了防备,只要炫龙禁军闭守皇宫,至少能够维持一段时间,别的不説,只要等到云开雾散,顾之章的十万阴兵威胁就一下降低到。炫龙皇帝一样有翻盘的可能。

不过,世间没有那么多的若是,一步错,步步错,有些错误,可以弥补,有些错误,只能用自己的生命来填补,输了,就是一国一族。

毫无疑问,此时脸上妆容崩落,露出满脸褶皱的炫龙皇帝败了。

三万炫龙禁军被围杀,现在皇宫之中,只剩下不到一万炫龙禁军,如何能与吃饱喝足,气焰越发嚣张的十万阴兵对抗?

眼瞅着十万阴兵滚滚而来,皇宫坚城此时如同土捏泥造的一般,一个浪头拍过来,就是土崩瓦解。

“天,要亡我!”炫龙皇帝无奈叹息出声,大局已定,再无转寰余地。

黄奴儿眼中满是惋惜,开口道:“皇上您养了黄奴儿四十三年,黄奴儿现在能为皇上做两件事,一件事,是带皇上离开,天下之大,有奴儿在身边,皇上何处去不得?另外一件事,奴儿现在下去,虽不能将十万阴兵全部斩杀,但以黄奴儿之命,换个万余阴兵,应该不难,皇上,您希望奴儿如何?”黄奴儿乃是伪金丹的境界,当然有资格一命换万人。

炫龙皇帝目光离开城墙下的十万阴兵,看向更远的方向,阴云密布之中,在皇城之上,只能看到望京一个大概的轮廓,外面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那里有数万百姓,更远的方向有着夏国百万民众。

炫龙皇帝叹息一声道:“奴儿,你看我夏国尚有百万生灵,夏国崩了,不过是朕皇家一族崩灭,他们却还在,朕虽恨不得生食顾之章血肉,但朕也得承认,顾之章是个有能为的家伙,他或许能够带着夏国百姓过上安稳日子,朕既然已经必输,那十万阴兵还是给顾之章留着,群狼环伺之中,他可以用这十万阴兵来卫国护民。”

“朕老了,早就不想活了,更不愿意四处乱走苟延残喘,所以,朕不要你带朕离开,朕也不要你下去杀敌,朕死之后,你不要叫他们欺辱朕的尸身,找个安静的去处,寻一荒地埋了就是,然后,黄奴儿,你也该过过自己的日子了,天下之大,你应该四处走走,过好你剩下的人生。”

黄奴儿叹息一声,沉吟了下后问道:“皇上,是您选的道路错了么?难道真的不该动用国运延寿?”

炫龙皇帝摇了摇头道:“这个世界的对错是强者写就的,我的错,是我不应该输!去,传旨,叫禁卫们不要在抛洒生命了白白牺牲了,叫他们准备迎接新的主人入主皇宫。”

黄奴儿嘴角微微抽动一下,看着那苍老无比的炫龙皇帝,此时的炫龙皇帝脸上的皱纹都放松了许多,似乎真的已经不愿意支撑着活下去了看,黄奴儿叹息之后又再叹息……

此时一名军士跑来,跪在炫龙皇帝后面道:“皇上,江平王、古薰王还有四平将军、林坤将军、荀叶将军、王水将军、周迅将军、吴昊将军纷纷发表替天行道的檄文,要讨伐暴君……”

黄奴儿挥了下衣袖,直接将那军士卷飞出去,使得他后面的话语再也没説出来。

炫龙皇帝笑道:“听听有什么不可以?墙倒众人推罢了。传朕旨意。”

黄奴儿沉重的diǎn了diǎn头。

十万阴兵一出,已经快要走出战场的方荡胸口上立时灼烫起来,完全不受方荡控制。

此时方荡脑海之中,出现一道金黄色的身影,是一个坐在一张宽大华丽的大椅上的干枯老头,不过这老头穿着一身华丽无比的金丝龙袍,脑后一道光轮,轮中有九龙盘绕,威风赫赫。

方荡一眼就认出来了,“御照皇帝,你怎么会在这里?”

御照皇帝干笑道:“为什么?朕明明一直都在这里,在鬼冥世界之中待久了,正好借用你的身躯出来走走,啧啧,还是凡间好啊。”

方荡沉吟不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炫龙皇帝。

炫龙皇帝笑道:“你现在一定在想,朕躲在你的身躯之中,究竟知道了你的多少秘密?”

方荡没有回答,炫龙皇帝收敛了笑容,淡淡的説道:“其实,也不算太多,也就是奇毒内丹,阴符经,吃毒增长修为什么的。”

方荡双目微微收窄,舌尖上奇毒内丹微微颤动起来,方荡身上的气息开始变得沉凝起来。

炫龙皇帝抽了抽鼻子,道:“哦?好浓的杀机,方荡,你想要杀朕?”

方荡依旧没有回答炫龙皇帝的问话,炫龙皇帝没有纠缠这个问题,而是开口道:“方荡,你答应过要给朕将阴兵虎符带回鬼冥世界之中,那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

方荡显然从没有想过要遵守当初的诺言,因为那个诺言,是被逼无奈下才没得选择才做出的,方荡是从丛林法则之中生长起来的,迂腐的守信不符合他的生存信念。

“啧啧,你这个混小子还真不是东西啊,翻脸就不认帐,唉,怎么办呢?”

“千年过去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似乎一直都没有改变过,那么好,咱们来玩diǎn相当老套的游戏,其实,朕相当不喜欢老玩这种把戏。”

炫龙皇帝説着,方荡就感到胸口灼热越演越烈,内中一头头灵兽似乎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唉,这个台词当初朕打江山的时候不知道説了多少次,现在再次説出来,还真叫朕感到亲切怀念,咳咳,朕要説了,你且听好。”

“方荡,你若是不想你的弟弟妹妹死在你的眼前,那么,你就按照朕的旨意去做。”

炫龙皇帝一本正经的説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完全没有了要挟别人的那种气势。

“太久没有説过了,生疏了,啊哈哈……”

方荡没有笑,因为被人要挟,一diǎn都不好笑,被人以弟弟妹妹一天要挟两次,更加不好笑。

炫龙皇帝又抽动了下鼻子,“杀机越来越浓烈了,啧啧,你身上都快要喷出血来了,朕知道,你想要杀了朕,不过,你考虑好,你能不能抵挡得住万灵浮屠中的灵兽冲击,并在这些灵兽之中拯救你弟弟妹妹的性命。你能一言咒死孙青山,从他手中拯救你的弟弟妹妹,是因为你用毒无声无息的毒死了他,但你的毒对朕没有用处,朕就在你的身躯之中,你杀不死朕,既然杀不死朕,就破不了真的万灵浮屠,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拯救你的弟弟妹妹?”

“虽然是一样的小把戏,但毫无疑问,孙青山会死,但朕不会输,所以,你还是乖乖听从朕的旨意,对了,忘记告诉你,朕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你若违逆朕的旨意,朕就直接收了你的身躯,虽然万灵浮屠占据你的身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并且很难控制自如,但朕什么都不多,就是时间多。”

当你有了弱diǎn,所有的人都会盯着他,都不会放过他,所以,这种以命要挟的小把戏上演了千年,依旧不曾改变,一众人乐此不疲的天天玩这个老把戏。

西安好的白癜风医院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西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西安治疗白斑病费用
西安治疗白斑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