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王爷病娇妃

2019-06-25 00:10:20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百度搜索<有*意&书#院/ 昨儿一天没吃上口热乎的,这会子,吃起热乎乎的白粥来,赵灵犀觉得格外舒服。吃完了,往车上一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这种满足还没持续一会,胃里突然一阵翻腾,似乎要涌上来。赵灵犀忙的一捂嘴,这要是吐车子就麻烦了。她赶忙掀了帘子,却说不出话来,只呜呜嚎了两嗓子洽。车夫听见动静,忙停下了车子。赵灵犀急忙掀了车帘,跳下车子,对着路边的草丛,嗷呜一声吐了起来。车夫凝眉,站在她身后,问,“你这是吃坏了肚子?”赵灵犀哪有功夫回答,早上才吃下的东西一古脑的全吐光了,又干呕了好一阵子,再起身时,连腰都有点直不起来了,浑身乏力的很钤。瞧她脸色蜡黄,车夫眉头拧紧,伸手捉住她的手腕。“你干嘛?”赵灵犀大惊,本能的想抽回手,不想,这车夫力气大的惊人。“别动。”带着毡帽,看不到他的脸,但听声音,低沉锐利间散发着让人心颤的威严,赵灵犀一顿,歪着脑袋,自下而上,狐疑的就想看他的脸。然而,车夫两指搭上了她的脉搏,不等她看清自己,已然松开了她,“无碍,上车吧。”冷冷的吩咐了一声,车夫转身就走了。赵灵犀愕然,这个车夫还懂医术?再一想他刚才说话时的气势,赵灵犀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你是什么人?”车夫却并未回答,直接坐到了前头,扬了一鞭子,喊道,“小哥,快上车吧,咱们再赶一天一夜的路,明儿这时候差不多就能到大夏国了。”赵灵犀咬唇,直觉的这车夫不对劲,然而,环顾四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若此时有个好歹来,她是逃都逃不掉的。罢,以静制动吧。赵灵犀乖乖上了马车,却是匕首藏在身上一刻未敢松懈过。她等着车子行驶到城镇或者村落时,她便借着机会,躲开这车夫。可哪里想到,这一径走下去,不是了无人烟的官道,便是僻静荒凉的山路,赵灵犀忽然觉得,这人是不是早就识破了她的女儿身份,这是想拉了她卖掉还是要怎样啊?她急了,想着要不要直接跳车逃了?可这荒无人烟的,别是逃了贼手又入狼窝呢。好在,车夫虽有异常,但并未对她有过分的举动,赵灵犀便抱着侥幸的心里,一直寻找时机。不想,这样一过,便是一天一夜,还真就到了大夏国。“小哥,到了。”一处僻静的荒野,车夫停了车子。赵灵犀迷糊间睁开了眼睛,掀开车帘一看外头,吓了一跳。“大爷,这是哪儿?”“下车便知。”车夫走到后头,撩开车帘,朝里看着。那毡帽下,露出弧度优美的下颚,分明不像老者。而且,赵灵犀瞧着,无端觉得熟悉。“你是谁?你不是车夫大爷?”“呵。”毡帽底下露出一声愉悦的轻笑,猛然,那人手指轻抬,掀了毡帽,露出一张英俊迷人的脸。俊美如画的眉眼,干净爽朗的笑容。“祁洛?”赵灵犀却是惊呆了。“小灵儿,过来。”他向她张开了怀抱。赵灵犀一顿,“你不是祁洛。”祁洛不会如此轻挑的唤她小灵儿,他喜欢唤她灵犀。她不动弹,他便弯身钻到了车子里要拽她出来。“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祁洛?”赵灵犀猛然对他亮出了匕首。‘祁洛’一点也不意外,反而轻易的夺了她手里的匕首,扔到了车外,“女人家家的,玩这些东西,仔细割到自己的手。”“你要干什么?你出去,不然我不客气了。”匕首没了,赵灵犀便拿脚踢他。‘祁洛’也不恼,反嬉笑的看着她,“我知道,小灵儿这是在生我的气,气我这些年没来看你,是吗?”赵灵犀心下一沉,不由的朝他脸上又多看了几眼。是祁洛的脸,没错,可是,又似乎错了。难道,近四年的时光让他变了许多?见她呆愣,‘祁洛’蹲在她跟前,握住了她的手,满含期待的看着她,“别生气了,好吗?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答应过你,合、欢花开时,便去接你。谁知一过这些年。”“祁洛?”赵灵犀不由怔了,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真的是祁洛吗?不然,为何连只有他二人知晓的约定也如此清楚?可,她的祁洛在她心里,是熟悉的是亲切的,也是能让她放松的。可这个男人,为何会让她有种想逃的感觉。她抽回了手,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那封信是你写的?”“嗯。”‘祁洛’点头。“为什么?”赵灵犀漆黑的大眼睛里,忽地有了泪雾,“要说你死了?”直到此刻,她才清楚当时看完信后乱糟糟的心境。她是害怕,是心痛。即便他负了她,可她还是希望他活着。对于她眼底流露的悲伤,‘祁洛’有些意外,弯唇笑道,“你这是为我难过吗?”“好端端的说什么死?”害的她当时真的信,哪怕她嘴里不停的说着不信,但心里却是信了。“呵。”‘祁洛’轻轻一笑,猛然拉她抱进了怀里。赵灵犀微微一僵,然而,头枕在他的肩上,终于落下泪来。“对不起,我不该这样骗你的。但除了这样的法子,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见到你?”‘祁洛’无奈轻叹。赵灵犀落了一会子泪,思维也渐渐清晰起来,猛然推开他,“你骗我出来,就单是只为见我一面?”“当然不是。”‘祁洛’也不否认,双手捧起她娇美的小脸,笑道,“我还要你跟我一辈子,以后天天都能见着你。”“什么?”赵灵犀猛地拍开他的手。“怎么?”‘祁洛’似乎很意外她的反应,“难道你不想吗?还是,你对那个粗蛮的男人已经有了感情?”他知道的还不少?赵灵犀也不意外,只是,对于他现在的举动,多少有些失望。“太子殿下,你打算带我回去,如何安置呢?”她可记得,他已经了有嫡妃,侧妃,还有无数房小妾的吧。‘祁洛’苦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放心,不论他们塞多少女人给我,我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所以呢?”赵灵犀目光锐利的盯着他。‘祁洛’一怔,笑道,“你要跟我回太子府,我向你保证,从此后,再不碰其他女人。”“哦。”这倒让赵灵犀有些意外,“可为何要等这些年才来接我?”‘祁洛’突然冷了脸色,“我以为你会一直等我,可谁知,老皇帝竟然将你给了那个蛮子。灵犀,我心疼你,我再不能忍受你在那个男人身边了,所以,才出此下策,走吧,跟我回去。”“你就不怕他知道了,问你要人吗?”赵灵犀冷笑。‘祁洛’勾唇,“放心,就算知道你跟了我,没有证据,他如何要人?”“是啊。”赵灵犀悲催的想,即便是她那皇兄,也不会为了一个她,而跟大夏国闹翻吧。而虎爷,他会怎么做?她不得而知,也或许,皇兄为了安抚他,再给两个公主便罢。那么,她就一辈子成了太子府见不得光的所在。宠爱?这就是她心念念了好几年的男人,要给她的宠爱?这一瞬间,赵灵犀突然觉得悲哀。“既然你没死,我便放心了。”‘祁洛’微微一笑。赵灵犀又道,“现在,送我回大周。”“什么?”‘祁洛’脸色一变,“怎地?你想弃了我,再跟那个蛮子?”“他不是蛮子,他是我赵灵犀的男人。还有,不是我弃了你。早在你娶嫡妃侧妃的时候,便已经弃了我。”赵灵犀坚定又有些落寞的说,过了这些年,她还是次正视自己的内心。没错,她是被弃了,这些年,她一直自欺欺人,故意忽视他所有的信息,只觉得有一天,他会亲自来接她,会亲自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此刻,她懂了,也终于有了面对的勇气。“所以,你还是不要我,要回去跟他?”‘祁洛’挑眉问。“是。”赵灵犀笃定。‘祁洛’忽地邪笑,“我若执意不放你走呢?”“那你得到的便是一具行尸走肉。”赵灵犀道。“呵。”‘祁洛’冷笑,手指轻挑的托在了她的下巴上,“有如此美妙的行尸走肉,也比什么都没有强啊。”赵灵犀脸色突变,眸底忽地涌出浓浓的悲伤。“怎地?又要哭?”‘祁洛’戏谑的哼笑,“不过,你哭起来的样子,倒更有一番撩人的滋味呢。”“你,混蛋。”赵灵犀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朝他啐了一口。‘祁洛’隽眉嗖的拧紧,两指猛然用力的钳住了她的下巴,“小东西,信不信我捏碎了你?”“信。”赵灵犀睁大着水光盈盈的眼睛,凉薄的盯着他,“为什么要冒充祁洛?他真的死了,对不对?”‘祁洛’眸光微闪,“呵,你还真的巴不得我死呢?”“带我去见他。”赵灵犀只坚持自己的。‘祁洛’一下子没了话,只定定的瞅着她,“你想自欺欺人?你不认我,便能抹去内心负我的愧疚感吗?”“带我去见他,混蛋。”赵灵犀突然红了眼睛,朝他吼了起来。‘祁洛’怔忡了下,猛然将她推倒在长凳上,身子压了上去,“呵,还是只小辣椒呢,对我的胃口。”“你要干什么?放开我。”赵灵犀用力的推他挠他,忽然,胃里又是一阵翻滚,整个人抓着他的肩膀,就呕了起来。“你?”‘祁洛’讶异的瞪大了眼睛,起身,嫌弃的脱了外衣扔掉。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谢自己这不争气的身子了。赵灵犀抹了下嘴角,恶狠狠的瞪着他,“不要以为你有了跟祁洛相似的脸,你就真的是他了。我告诉你,他是天上的云,你就是地上的泥,你永远别想跟他比。”“呵,是吗?我是地上的泥,那么,那个蛮子呢?他是什么?他跟你的祁洛比又如何呢?”‘祁洛’双手环抱,邪佞的看着她。赵灵犀心口一窒,“我干嘛要跟你一个混蛋说。”“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口口声声爱着祁洛,身子却给了那个蛮子。身子给了那个蛮子,心里却又惦记着祁洛。呵,你这女人,该说你什么好呢?水性杨花的......荡妇?”‘祁洛’毫不客气的刺痛她脆弱的心脏。果然,赵灵犀心口痛了一下,但也知这混蛋故意的,便别开视线不理他。“呵。”、祁洛邪肆冷笑,“荡妇也罢,倒省的我再费力调教了。”说着,又要拉她。赵灵犀此时就像发了疯的小兽,张嘴就朝他腕子上咬了下去。经过几次咬虎爷的经历,她现在咬起人来,得心应手的很。祁洛吃痛,猛然用力,直接将赵灵犀甩了出去。整个人如风筝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赵灵犀闭上了眼睛,平静的等待着即将来临的剧痛或者死亡,可谁知,竟是熟悉的怀抱。“小东西,回去爷再好好收拾你。”头顶突然传来虎爷的声音,赵灵犀一阵恍惚,以为在做梦。但连虎爷的脸还没看清楚,她就被虎爷转让到了徐二手里。“替爷照看一下。”他嘱咐徐二一声,便飞身朝那逃走的‘祁洛’追了出去。“这次,爷要活剐了那小子。”看虎爷追了出去,徐二这才抱着赵灵犀坐到了一片草地上,拿出干净帕子,轻柔的替她擦脸上的汗渍。“没事了。”“你们怎么来了?”赵灵犀仍旧有置身梦境的感觉。徐二轻哼,“你一出门,爷就知道了。”“啊?”赵灵犀错愕,过后,又有些想不通,“那,那他怎么没阻止?”“这个。”徐二自然知道其中原因,不过,他轻轻一笑,“等爷回来了,你还是亲自问他吧。”“哦。”赵灵犀瘪了下嘴,亲自问,她敢么?这次,她偷偷跑出来,还不知他要怎么罚她呢?“别担心,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这一路,他都在暗中保护着你。”徐二看她惶惑的小脸,安慰道。赵灵犀点头,虎爷的贴心,她是清楚的。可是,这次不同,是因为祁洛,她才偷偷跑出来,这种事,放在哪个男人身上都忍不了的,何况虎爷?再说,她也不知以何面目见他了?可不敢见的,还得见。半盏茶的功夫,虎爷回来了,身上的衣摆碎了两块。赵灵犀忙迎了过去,“爷,你没事吧?”“没,又让南凝寻那小子逃了。”虎爷似乎有些懊恼。赵灵犀吃惊,“南凝寻?”就是上次掳走自己的那混蛋吗?上次听他声音就像祁洛,今天一看容貌,果然一模一样的,可他不是祁洛,尽管他一开始伪装的差点将她迷惑,可后来的举动还是让她看出了破绽。祁洛是光明的磊落的,即便存了私心的要将她带回太子府,也绝不会做出欺负她的龌蹉事的。虎爷的目光凉飕飕的从她身上滑过,然后,看看徐二,“这儿没事了,你先回去吧。”徐二起身,担忧的看了看赵灵犀,提醒虎爷,“她才受了惊吓。”所以,虎爷你也别再吓着她了。虎爷自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朝他挥挥手,“爷自有分寸,还真能把她吃了不成?快滚吧。”啰里啰嗦的,又不是他媳妇,他紧张个球啊。人家两口子的事,徐二自是不会管,只得走了。徐二一走,赵灵犀的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她巴巴的看着徐二的背影,“爷,咱们不回去吗?”“回哪儿?”虎爷挑眉问她。赵灵犀垂下眼帘,不敢迎接他凌厉的眼刀,小声答道,“回家。”“家?哪儿的家?”虎爷又凉凉的问。赵灵犀从他的声音里,知道他气的不轻,不敢回话了,只抿着唇,耷拉着脑袋,沮丧的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虎爷瞧着又是气又是无奈,猛地,伸手在她额头揉了两下,“你这蠢妇人,人家一封信就把你勾走了。今天,爷要是没来,你该怎么办?”想到刚才被南凝寻欺辱,赵灵犀后怕的又落下泪了。“知道错了?”虎爷声音依旧是冷硬,但眉宇间明显柔下了不少。只是,赵灵犀垂着脑袋,看不见而已,听他这样问,她只是点点头。“下次敢不敢了?”她摇摇头。“真不敢了?”虎爷又问。“嗯。”赵灵犀用力点头,真不敢了。“你记住今天这教训。”虎爷又在她额头敲了一记,然后,心疼的将她揽到怀里,“罢,今天的事,爷就不追究了,回去以后,好好的反省,以后乖乖的就做爷的女人,给爷生孩子,爷一辈子疼你。”“......”赵灵犀听这话,感觉不太对,但此时此刻,她也不敢反驳别的。任由虎爷对她又抱又亲了一会,末了,她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爷,你怎么知道那封信的?”虎爷对她这个问题,觉得很好笑,“这是爷的地盘,哪怕就一只苍蝇飞进来,爷都知道,何况那信。”“所以,你早就看过?”赵灵犀吃惊不已。虎爷也没否认,“看过。那什么祁洛,就是你喜欢了好几年的男人?”原来就长南凝寻那样儿,看起来比徐二还娘们,他完全不介意,总觉得还是自己威武雄壮一些。赵灵犀脸一红,羞愧不已,“爷,那些事,都过去了,只是,祁洛他......”“别想他了,你只当他变坏了,不是更好?”虎爷想着暗地里查探的结果,不由唏嘘。原只是得到这封信后,想查探祁洛其人。可谁知真相让人感慨万千,甚至还牵扯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些秘案。祁洛,大夏七皇子,皇后娘娘嫡出,三年前被封太子。然而,此祁洛非赵灵犀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了。赵灵犀喜欢的那个祁洛,在他从大周回大夏,不到一月的时间里,有天夜里,突然暴病而亡,但消息一直被封锁。后来,皇后娘娘又找到了南凝寻,也就是祁洛的孪生哥哥,二十年前因为种种原因,被人抱走。后来,南凝寻取代了死去的祁洛,受封太子,娶妃,做着大夏太子该做的事。只是,没有依循祁洛遗言,去迎娶赵灵犀。这次,也不知这厮发了什么癔症,突然就用这种变态的法子,想骗了赵灵犀去,幸好虎爷发现的早。赵灵犀听言,心落到了谷底,似乎猜到了那让她不想相信的答案,眸子里忽地就蓄起了水雾。“行了,你若想那个男人,那爷再送你过去?”虎爷忽地表情凝肃起来。赵灵犀将头埋在他怀里,哽咽道,“你别凶我,我只是难过,哭一下就好。”虎爷便没了话,轻叹一声,抱紧了她,“行,你哭吧,哭完了,就将脑子里那些有的没的全给爷扔了,从此以后,安心的做爷的女人,也不亏待你,成么?”“成。”赵灵犀用力点头,然后,抱着他,埋首在他怀里,就呜呜的哭起来。见过她不少次的哭了,可这一次呜呜咽咽的,着实哭的虎爷心肝儿都绞了,末了,将她一把抱起,“跟爷回家。”赵灵犀一愣,泪水模糊了她的小脸,看着格外可怜。“爷。”“不许说话,为别的男人哭了这半天,爷也算好性儿了。”虎爷低喝了一声,霸道的抱着她走在荒野。赵灵犀突然想到那辆马车,就提醒他。虎爷嫌弃不已,“那贼胚的东西,爷才不要。何况,爷的怀里比不过那马车?”赵灵犀满头黑线,“我不是那意思。”“对了,你之前跟那贼胚说,爷是你的男人?”虎爷忽然想到什么,问。赵灵犀一顿,脸红到耳后根,就是闭唇不答。虎爷却没放过她,猛地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她的脸,问,“你还说,祁洛是天上的云,南贼胚是地上的泥,可你还没说爷呢?现在,你倒是说说看,爷在你心里算什么?”“啊?”看这男人一副吃味的脸,赵灵犀心里咯噔一下,“我那是胡说的。”“现在再胡说一个给爷听听,爷就想知道,爷在你心里算什么?”男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儿。赵灵犀眸光微闪,“爷,咱们回家再说。”“现在说,说完再回家。”虎爷佞笑,“说的好了,有家回,说的不好了,爷就将你扔这喂狼。”这种赤果果的威胁?赵灵犀愣了,他怎么这样?他明摆着要让他说好的。“爷也是天上的云。”赵灵犀道。</p>“爷不稀罕,你都有一片云了,爷要做别的,你快说。”虎爷固执的像个孩子。赵灵犀脑子空了下,“那你想做什么?”“问你呢,你倒问爷?还是真想喂狼?”虎爷吓唬的要扔她。赵灵犀慌忙抱紧他,脑子一激灵,瞬间想到了什么,喊道,“你是我男人,一辈子的男人。成么?““成。”虎爷答的爽快,愉悦的笑了,“小东西,记住你的话,爷是你的男人,一辈子的男人。”“哦。”赵灵犀看他笑了,这才松了口气。不远处,因担心一直站在大树后的徐二,终于背过了身去,目光幽幽的望向遥远的天际,耳边响着虎爷和赵灵犀刚才的话。一辈子的男人。看来,他是真的可以放下了。

淮南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上海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驻马店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