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不散江山文学网2

2019-07-14 03:44:15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喂,小刘,你快,快回来!我刚才撞,撞鬼了!”  刘秉成把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前,刚想下车去吃点饭。就接到了公司老板陈汉良这个惊慌失措的奇怪电话。他看看表,才晚上九点多。撞鬼?他笑了笑。然后坐回车里,开车向公司走去。  半小时后,刘秉成到了公司,推开陈汉良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陈汉良面色如土,正坐在老板椅上瑟瑟发抖。见到刘秉成来了,他一边抹额头的冷汗,一边说:“小刘啊,你可来了。我刚才见鬼了,可吓死我了!”  原来,今天公司下班后,员工都走了。陈汉良没有走,突然觉得有点困,就睡着了。谁知一下子睡到了八点多。被尿憋醒了。他就一个人去厕所。这时候办公楼里的人已经都走光了,走廊里空荡荡的,寂静的有点可怕。  陈汉良在厕所里一边唱着歌壮胆,一边小解。忽然觉得背后刮起一股冷风。他慢慢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在冲着他阴恻恻地冷笑。“啊,鬼!”他吓得大叫一声,屁滚尿流地逃回办公室,拨响了心腹刘秉成的手机。  陈汉良凑近刘秉成,神秘兮兮地说:“你还记得李大林吗?”刘秉成若有所思地问:“李大林?那个李大林啊?”陈汉良提醒他:“就是十年前,建这所大楼的时候摔,摔死的那个。”刘秉成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陈汉良用颤抖的声音说:“那,那个鬼,就是他!”  说完两人沉默了半晌,陈汉良叹了口气,又说:“该来的终究要来,都这么多年了,他终于还是找上门来了!”  刘秉成依旧沉默不语。他明白陈汉良那句话的意思。因为,那句话里隐藏着一个他们两人心底固守了十年的秘密。  十年前,刘秉成高中毕业,离开土生土长的农村,到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因为他生的瘦弱,人又胆小内向。所以,总是受那些粗鲁建筑工人的欺负。后来,工地上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山东汉子,十分照顾他,常替他出头,渐渐地就没人敢欺负他了。那个山东汉子就是李大林。而陈汉良那时还是个小包工头,是他们两人的老板。  李大林的家里穷,母亲在住院,为了多挣点钱,经常加班。一天晚上,李大林和刘秉成两个人加夜班。大楼刚建成楼体框架,两个人用手推车连夜向楼上运空心砖。由于施工现场光线昏暗、杂物横陈,劳累过度、昏昏欲睡的李大林竟然推着一车砖,从三楼维修好的电梯间跌了下去。  刘秉成喊叫着冲到一楼,却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包工头陈汉良在用空心砖狠狠地砸李大林的脑袋。  陈汉良抬起头,凶狠地瞪视着刘秉成:“你看到了什么?”胆小的刘秉成吓得浑身哆嗦,喃喃地说:“我,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陈汉良脸色缓和下来,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让他死,但如果他一直不死不活,一辈子赖着我,我刚刚挣下的这点家底,只怕全搭进去都不够。现在他死了,我赔付一次,就永绝后患。”  刘秉成嘴唇颤抖着,不说话。陈汉良又说:“再说他母亲住院也需要钱,我多赔付他家里点,也算他替老母亲做贡献了,是不是?”停了停,陈汉良看着刘秉成继续说:“你也有点文化,也想出人头地吧。只要你不声张今天的事情,我以后一定会照顾你的。”刘秉成看看李大林死不瞑目,睁得大大的眼睛,心中说了句“对不起”。然后点了点头。  就这样,李大林的死亡以“意外失足”了结,并且由刘秉成将他的骨灰送回了老家。陈汉良大方地赔付了李大林家里两万块钱,这钱刚好用来救活了李大林病危的母亲。以致工人们都拍手称赞陈老板是好人。  今后的十年间,头脑机智的陈汉良事业一帆风顺,由当初的小包工头发展到了今天的“大业”建筑公司。而刘秉成的人生也跟着陈汉良水涨船高,他身兼陈汉良的司机、助理,是陈汉良的心腹。  刘秉成心知肚明: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完全得益于他和陈汉良间的这个秘密。  想起旧事,刘秉成陷入深思。  忽然,陈汉良脸色变得苍白,浑身不住颤抖,用变调的声音说:“小刘,李、李大林,现在就站在你、你、你的身后!”刘秉成的身体瞬间僵直了,说:“陈总,您、您别吓我!我胆小,您知道的。”陈汉良结结巴巴地说:“是真的,他真的就在你身后!浑、浑身是血,还冲着我笑、笑呢!”  刘秉成的身体也不住地哆嗦。过了半晌,他咬了咬牙说:“我不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他就在我身后是不是?那我就好好看看他!”说着转过身来。  转过身的刘秉成紧张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扭回头拍拍胸口,笑着对陈汉良说:“陈总啊,您这玩笑开的有水平!真的几乎把我吓死了。呵呵。这办公室里,除了您和我,那里还有什么人啊?”  陈汉良哭丧着脸,尖声说:“你真的看不见?他就在你身后!”刘秉成回头看看,又四处张望一下,说:“不对!真的什么都没有啊?”陈汉良指着刘秉成身后,嘶声尖叫:“有!他就在那里!”刘秉成疑惑地:“难道真的有鬼?他不让我看到,而只让你看到。”陈汉良声泪俱下,连声说:“是的!一定是这样!你没有杀他,是我!他一定找我报仇来了!”  呜呜。呜呜。陈汉良吓得浑身瘫软,竟然大哭起来。  刘秉成说:“他就死在这个楼里,我们不要在这里呆了。”说完,架住陈汉良就朝外走。两人穿过走廊,来到电梯跟前。陈汉良抹抹鼻涕,往后看看,带着哭腔说:“他一直跟着我们呢。”刘秉成也向后看看,但眼神里满是疑惑,显然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两人坐上电梯,来到楼下。走出电梯,刘秉成说:“陈总,您在这里等等,我到地下车库开车。”刘秉成说完走了。陈汉良忽然想起李大林就是从这个电梯间摔死的,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赶紧踉踉跄跄跑到大楼外。  他正在呼呼喘粗气,刘秉成驾着车来了。刘秉成招呼:“刘总,快上车。我送您回家。”陈汉良上车。车子拐过几个弯,离开了大楼所在的商业区,驶入了大路。  陈汉良终于松了口气,紧张的神经缓和下了。可几分钟后,陈汉良突然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一边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一边指着车内的后视镜说:“小刘,你、你看!”刘秉成看看后视镜,再扭头看看车后座,说:“陈总,什么也没有啊。”“李大林,他,他就坐在车后座上!”说完,陈汉良两眼翻白,吓得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陈汉良没有去公司上班。傍晚的时候,刘秉成接到陈汉良的电话:“小刘啊,我让老婆孩子都去孩子姥姥家了,晚上你来陪我吧。我好怕啊,我怕李大林会找到家里来啊!”一个小时后,刘秉成来到了陈汉良家。  天色渐渐暗了。两个人都不敢睡觉。打开屋里所有的灯,先看电视,然后一边喝酒,一边K歌。但两点过后,两人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啊——!”不知过了多久,刘秉成被陈汉良的厉声惨叫惊醒了。他一看,仰卧在沙发上的陈汉良正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脖子。他的眼睛里是极度的恐惧,脸色酱紫,呼吸困难,不住地咳嗽。刘秉成连忙跳起来替他捶背。  过了好久,陈汉良终于定下神来。刘秉成给他倒了一杯水。他边喝水,边说:“好厉害!李大林真的阴魂不散,竟然找到家里来了。刚才他差点掐死我!还好,我让老婆孩子先走了。”说着,让刘秉成看他的脖子,果然,他脖子上有两道发青的手痕。  忽然,陈汉良的身子一下僵直了。他指着里屋的门口,结巴地说:“他,他还没有走!”刘秉成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脸上立即出现疑惑的神情。陈汉良苦笑一下,问:“你看不见,是不是?”刘秉成点点头。陈汉良的手移动:“喏,他现在走到屋子中间了。正朝房门走去……嗯,他去开门了。”  配合着陈汉良的话,房门果然开了。刘秉成脸上路出惊奇的表情。房门又“砰”地关上。陈汉良松了口气:“他现在走了。”然后望着陈秉承,“你这次看见了,这房门,真的有鬼!你,终于相信我了吧?”刘秉成脸色苍白,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刘秉成认真地说:“陈总,不能够总这样下去,我明天给你找个法师看看吧?”陈汉良点了点头。  第二天中午,刘秉成领了一位精瘦、黝黑的汉字来见陈汉良。刘秉成介绍说:“这是龙师傅。龙师傅可是捉鬼高手。我托了很多熟人才请到的。”陈汉良对龙师傅异常恭敬,点头哈腰。龙师傅提出:“我们去吃点饭,然后一起想对策。”  他们来到附近豪华的饭店鑫德居。席间,龙师傅掐指一算,说:“这个鬼跟你是杀身之仇。”陈汉良一听,佩服的五体投地。龙师傅又说:“这个鬼身上聚集了起码十年的怨气,今天有机会来报复,可凶得很呐!他不得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陈汉良脸色大变。刘秉成问:“龙师傅,那可怎么办啊?”  龙师傅说:“普通的鬼,都好打发,是在不行,可以收服。可是,这种和事主有着太深孽缘的鬼,我们一般都不敢用法术强行收服。不是我们怕他们,而是他们和事主之间有因果关系。因果是自然的法则,是人力不可扭转的。”  顿了顿,自言自语道:“奇怪,奇怪,真是奇怪……”然后,抬头问陈汉良:“十年了,这鬼都不上了,为什么现在上来了呢?是不是近是什么特殊日子?”陈汉良不语。刘秉成沉默一下,抬头说:“今天晚上是他十周年的祭日。”  龙师傅又低头掐指又算了算,盯着陈汉良问:“你是不是已经被他纠缠两天了?”陈汉良点点头。龙师傅叹了口气:“真是报应啊!这种鬼索人性命需要三天时间,到第三天头上被缠者十有八九都会一命呜呼。已经过去两天了,第三天就是今天晚上。死者的祭日,也是你的死期!”  陈汉良吓得扑通跪倒地上:“龙师傅,就我!无论你要多少钱,我都肯出!”龙师傅摇摇头:“这已经不是钱所能解决的问题了。法术也不知道对他有没有效果。唉!如果你自己有办法解开和他之间的恩怨,或许还能避免一死。”  陈汉良抱住龙师傅的腿惨叫:“救我!救我!救我!”龙师傅叹了口气说:“今晚我试试看吧。”  当晚,龙师傅将陈汉良家的门窗都贴满了黄符。接着又将卧室的门打开,把上面和陈汉良的床周围都贴上了黄符。龙师傅让陈汉良躺在床上,他和刘秉成守在床的两侧。龙师傅说:“希望这些符能阻挡他到天亮。能挨到天亮,你就算逃过这一劫了。”  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过。龙师傅低声说:“来了!”果然不久,陈汉良就听到了指甲“咯吱咯吱”的抓屋门声。陈汉良吓得浑身冷汗,他用被子蒙住头,不住的哆嗦。过了一会,龙师傅又说:“这鬼果然厉害!门上的符被破了!”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屋门被打开的声音。  陈汉良忍不住探出头观看。刚好浑身血污的李大林走到卧室门口。可是,被门口的符挡住了。李大林的鬼魂走走退退,似乎对那些符很恐惧。龙师傅说:“这些符比外面的那些厉害。希望能多抵挡一阵子,如果这些都抵挡不住,恐怕就真的够戗了!”  这时,刘秉成突然问:“龙师傅,您也能看到那个鬼吗?”龙师傅点点头,反问:“你看不见?”刘秉成说:“嗯。不过,我似乎能感觉的到卧室门外有什么东西。”龙师傅又看向陈汉良:“你看得见吗?”陈汉良点点头,浑身打颤:“他,他就在卧室门口转悠呢。”龙师傅说:“是的。”  那些符,似乎真的很厉害。李大林的鬼魂转悠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寸步不能前进。陈汉良似乎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不久,李大林的鬼魂开始对着那些黄符开始不停地吹气。一看他这样,龙师傅看看表,皱起了眉头:“完了,现在才不到三点钟,看来抵挡不住了!”  陈汉良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刘秉成看着那些飘起飘落的黄符,也变得脸色铁青。  一口气。两口气。三口气……终于,李大林的鬼魂吹掉了一张贴在门上的黄符。接着第二张,第三张……半个小时后,所有的黄符都被吹落了。  李大林的鬼魂张牙舞爪跳进卧室来。在鬼魂跳进来的那一瞬间,陈汉良尖叫一声,用被子蒙上了头。慌乱之间,只听见龙师傅高喊:“大胆鬼魅!竟然如此嚣张!让你真正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接着,陈汉良听到屋子里传来扭打和摔跤的声响,以及刘秉成恐惧的喊叫声。过了一会,竟然没声音了。屋子里静悄悄的。他忍不住探头一看。他看见龙师傅正被李大林的鬼魂骑在地上,压住一动不动。而刘秉成傻愣愣地躲在屋角,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看来是龙师傅被鬼制服了。  忽然,李大林的鬼魂抱起地上的龙师傅,走到卧室门口,将他扔到门外。然后“砰”地关上了门,转过身到陈汉良的床边,开始一口气一口气吹床边上的一道符。  陈汉良吓得屎尿一起出来了。涂的满床都是。  门外传来龙师傅的声音:“陈总,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可是收服不了他。你自己想想办法吧,看看做么做才能让这个鬼心里的怨气平息下来。如果能做到,或许你还能捡回一条命,否则……”门外传来龙师傅的叹息声。  李大林的鬼魂吹掉了床边的道符,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等吹掉几道符之后,他跳到了陈汉良的床上。血淋淋的面孔距离陈汉良半尺左右。陈汉良能闻到刺鼻的血腥气。  他想跳起来逃跑。他想大叫。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一丝也动弹不了,而嘴巴里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共 64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表现为情绪会重复
昆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该如何选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