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邵燕祥小说家

2018-11-28 13:41:05

邵燕祥-小说家- ——

云南驿怀古我是历史,奔跑在古驿道上,/多少星霜。天天践着晨霜上路,/直跑到西山山影落在东山上。/清冷的星斗筛进马槽,/秦时明月汉时关,历尽兴亡。奔跑过多少烽台堠望,/驿站荒凉。荆棘蔓草/长满了当日的迷宫阿房。/我叩问人民;秦赢政/怕不如一曲民歌寿命长。驿道上,也曾有鲜荔枝飞驰而往,/红尘飞扬。百姓长年陷身于水火,/而华清池四季温汤。/李隆基,我不忍呼你为淫棍,/你早年曾是个有为的君王。永远是如此行色仓皇,/漏夜奔忙。说什么关山难越悲失路,/负重致远的才是民族的脊梁。/从来草野高于庙堂,/莽苍苍,一万里关山风起云扬。

沉默的芭蕉芭蕉/你为什么沉默/仁立在我窗前/枝叶离披/神态矜持而淡漠从前你不是这样的/在李清照的中庭/在曹雪芹的院落/你舒卷有余情/绿蜡上晴光如泼近黄昏,风雨乍起/敲打着竹篱瓦舍/有约不来/谁与我相伴/一直到酒酣耳热呵,沉默的芭蕉/要谈心请拿我当朋友/要争论请拿我当对手/在这边乡风雨夜/打破费尔巴哈式的寂寞芭蕉啊我的朋友/你终于开口/款款地把幽思陈说/灯火也眨着眼睛/一边听,一边思索芭蕉,芭蕉/且让我暖了搁冷的酒/凭窗斟给你喝/夜雨不停话不断/孤独,不是生活

生命只有不化的积雪/没有不散的浮云那千秋的积雪/在雪线之上冻结人说石林更长久/出现在海水干涸的时候时间过去了二亿七千万年/从来一丝也没有动弹多少皱纹是风雨所侵凌/不露一丝哀乐的表情从来不吃人间的烟火/沧桑冷暖,一句话也不说与其化为石林而不朽/不如化为一朵浪花随着大海翻腾放声随着海浪喧哗/投身阳光向长天蒸发化为云,化为雨/化为不灭的种子渗进大地

无题还是那个太阳,忙碌的太阳!/一天二十四小时照着地球——/不许鸟儿乱啄,这青青的苹果/慢慢转红了,在初秋;/在初秋的阳光下,我发现大地走向成熟,/发现了自己,发现了众多的朋友/……/枝头悬挂着半熟的苹果,/有什么东西成熟在我心头?还是那支歌,还是那歌喉,/闪光的歌声像一匹闪光的薄绸——/缭绕着庄严的竖琴,柔韧的手指,/钢琴、电吉他,锦瑟与箜篌;/歌声流过,像日光和月光/流过我的心,你的明眸,/它曾触亮我忧愁中的欢乐,/让它融化你欢乐中的忧愁。还是那颗心,还是那双手,/心和心相印,手与手相求——/我的心迷恋着,迷恋着生活,/我的手召唤着,召唤着朋友;/生活啊,朋友啊,再不要背叛我!/恩情还没报答,爱也还没爱够!/在天空,就一起歌唱着飞翔!歌唱!/在大地,就一起自由地奔走!自由!

回收树脂
钢管厂家
澳洲家具海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