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镇魔 第两百一十章 挡我者,死!

2019-10-12 23:29:12 来源: 巴音郭楞信息港

诛天镇魔 第两百一十章 挡我者,死!

在场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开始暗自揣测究竟是什么人敢喝止黑虎佣兵团的人。..

“来人究竟是谁?竟然敢喝止黑虎佣兵团的人!”

“是啊,你们看黑虎团长那脸色,真是黑的可怕啊!”

“看来这里不平静了,我们还是快跑吧。”

“不对!你们看!”一名佣兵指着楼梯上下来的人,“他胸口绣着是不是紫天宗的印记?!”

忽然间所有佣兵目光都看向楼梯上,只见一名身着紫黑色衣服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那名举起大刀的黑虎佣兵团的佣兵。

“我紫天行驿禁止杀戮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中年男子捋着山羊胡须幽幽说道。

举刀佣兵被这么一盯,手中的刀久久不敢落下,紫天宗的人不是他们能惹的!

“我道是谁,原来是陈掌柜,失礼了。”崇黑虎感觉所有的目光看向自己,脸色变得很难看,强忍挤出一抹笑容问候道。

陈颗没有去理会崇黑虎,而是一脸带着高傲笑容走到那名持刀佣兵旁边,单手一弹,顿时寒光凌空闪过,砰的一声插在门框上。

那名佣兵吓的浑身发抖,而陈颗则是一脸淡然收回手,将缭绕在上的玄力缓缓散去。

“好强的玄力波动!”

“这位定然是紫天宗的外门执事!本就传闻紫天行驿背后是紫天宗,没想到是真的!”

“现在有好戏看了!这崇黑虎团长自诩佣兵,却还是怕这么一个宗门!”

“你我就静静看这出戏就好,咱们都莫要再言语为好啊!”

众人闻言皆点了点头,两虎相争,他们的这些小虾米还是不参与为好。

崇黑虎听到这般细语,额头青筋暴起,脸色阴沉的可怕,牙关狠狠咬着,恨不得将陈颗撕碎!

“哈哈!陈执事说笑了!”崇黑虎爽朗一笑,拱手说道,“难道陈执事就这般不给面子?”

崇黑虎说这句话脸色不由一沉,眼神中更是闪出一抹杀意!

自封佣兵这般久,所有的佣兵势力看到他都是百般尊敬,而现在却在众人面前重重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哼!草野之人!只会打打杀杀!”陈颗不屑冷哼一声,完全没有给崇黑虎面子:“紫天行驿乃紫天宗内门所管辖,不得杀戮乃宗主轻定,虽说你已步入武宗,但我宗宗主威严岂是你草野之人能够侵犯的!”

崇黑虎顿时吃瘪,一时间难以回答,脸色铁青无比。

“你们看,着陈掌柜只是武师后期修为,竟然能威慑住佣兵!”

“是啊,是啊,一向跋扈的佣兵竟然会吃瘪了!”

“真是不可思议,果然还是宗门实力强大啊!”

一时间整个客栈行驿的言语一边倒向紫天宗,陈颗则是一脸高傲笑容,而崇黑虎一边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无比。

崇黑虎端坐在椅子上,双拳握紧发出咯咯声响,一股通过猎杀凶兽和武修所特有的杀意涌出。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冷气直袭,立马停下纷语,忌惮看着崇黑虎!

“啊!!”

砰!

崇黑虎暴怒一声,一拳直接将面前桌子砸碎,眼神凶狠

,疾步走到一个被枷锁困住,衣着破浪不堪,浑身伤痕的囚徒面前。

“死!给我去死!”

崇黑虎眼神凶狠无比,用力踹在囚徒身上,可囚徒没有发出一声痛苦呼喊。

砰!

忽然,崇黑虎暴怒到极点,一脚踹出,囚徒整个人摔在一张桌子上,顿时桌子碎裂,人们才看清,他的双手双脚脚筋都被废了。

众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都听说崇黑虎为人狠辣,没想到竟然将人的手脚筋脉挑废,这无疑是废了人的武道,而且还将人当成犬类一样锁着,肆意踹打,简直是残忍到了极点!

竟然要让人生不如死!

呼呼呼!

崇黑虎一番拳打脚踢后,双眸爆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用他泄愤。

“哼!草野之人!”陈颗捋了下胡须不屑冷哼一声,便往着楼阁上走去。

而在身后,一双泛着寒光虎狼之眼,恨不得将他吃了!但无从下手!

一时间所有人不敢再作言语,整个场面陷入一种说不出的冷清!

砰!

突然,大门猛地飞向堂内,猛兽利爪伸入其中,直接将整个门墙给拔了下来。

在场所有佣兵见到一幕,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了!

这是哪里?这可是连号称“佣兵”的崇黑虎都忌惮的紫天宗宗主亲设的紫天行驿啊!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门口来人,究竟是何人竟然敢挑战紫天宗的威严?这是不要命了吗?!

刚刚上楼的陈颗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这人是疯了吗?!竟然敢破坏行驿的大门!

“你...你...大胆!”陈颗被气的浑身颤抖,快步走下台阶怒喝道。

当看清来人之时,脚步连连退后数步,脸色惊恐无比!

在他面前的不是别的,是一只龇牙咧嘴,口延不断滴落的虎首!

已经到达武师后期的他,能清晰感受到面前这只凶兽的可怕,少说也是七阶以上的凶兽!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来人,不断多时,一只三丈巨虎驮着两个青年男女,走进了视野中。

“嘶!”

众人不由发出一声唏嘘,他们都看到面前的少年年数看似只有十五六样子,实力也只是武者后期,身后的少女实力也是武者后期。

但恐怖的是他胯下的那只剑齿猛虎,看这身形实力恐怕能堪比武师后期实力!

而且能以如此凶兽作为坐骑的少年,恐怕身份足以让他们惊骇!

要知道,紫天宗宗主也只有一只低阶凶兽作为坐骑,这少年着实令人难以琢磨。

“这是哪家的少爷?好生威猛!”

“年纪轻轻,拥有高阶凶兽作为坐骑,他究竟是什么人?”

“身前的那个姑娘好生漂亮!”

“咦!那不是天狼佣兵团的陈小姐吗?”

众人还在为少年身份议论纷纷,却有人率先认出了陈歆雨,原本惊呼声顿时少了不少。

崇黑虎本是满脸笑意的等着看陈颗的难看,但看到陈歆雨的那一刻,脸上笑容一凝,脸色难看无比!

要知道天狼佣兵团和黑虎佣兵团本就是仇敌,陈游还有附属下的佣兵团不是被自己追杀,便是招抚,这样的经历怎么能让陈歆雨放了自己!

当定睛看清身后那个少年后,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嘲容。

即使他拥有一只高阶凶兽,凭借现在的实力和玄兵、人阶战技杀也是可以的!

“霸刀!在哪里?”凌辰眼神十分冷然扫视着在场所有震惊的人,一些佣兵看到凌辰如此目光连忙回避,而只有一人冷眼看着凌辰。

霸刀鼻子不断在空间闻着,随后目光定向其中崇黑虎脚下的铁笼,转头低吼了一声。

凌辰见状自然是注意到那个笼子,跃下虎背,在众人眼中直接朝着崇黑虎走去,眼神冰冷无比。

陈颗看到来人确实是一个小孩子,而且身上的衣着也很是平常,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给我去死!”

全身玄力涌出,精纯光芒笼罩双手,迅速化作勾爪,划过凌空,发出破空之声,气势煞是凌厉!

众人没想到紫天宗的武师执事竟然会亲自动手,武者和武师之前的差距他们可都是知道,不由叹息的摇了摇头,拥有这么强的少年,此刻竟然要陨落了。

凌辰眼神冷漠无比,现在他的心思全然在那个铁笼之中,提着一把黑刀带着万夫莫挡之势。

感觉劲风袭来,眼神微眯冷漠无比,手中金芒缭绕,猛地一挥喝道:“滚!”

金芒闪耀而起,还未等陈颗近前,整个便被金芒袭中,瞬间倒飞出去。

在场所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我...我没看错吧?金芒玄力?!”

“不可能,不可能!他才几岁!怎么可能领悟到武宗境界的属性觉醒?!”

“我的天!你们看他的玄力竟然一直在涨!”

“武师中期!这么年轻就武师中期!是哪家的子弟?!”

“不会是白银城池的豪门子弟吧?”

佣兵瞬间开始议论纷纷,他们开始猜测面前的少年究竟是哪个大宗门或者大城池的豪门子弟。

毕竟连“佣兵”都不敢动的人,竟然被这少年一击给干飞了!

陈颗重重摔在地上,单手捂着胸口剧烈咳嗽,显然是受了内伤。

眼神再次看向少年变得忌惮无比,如同看到鬼魅一般。

“挡我者,死!”凌辰冷冷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陈颗,经过蛮荒森林的血腥杀伐,不经间将血腥煞气散出,配上凌辰这一声满是威严冷喝,所有人身躯都震动了一下。

陈颗自然能感受到这抹血腥煞气,脸上惊恐无比,竟然丝毫不敢反抗,只能倒在地上看着凌辰往着前方走去,紫天宗执事威严丧失殆尽。

现在他眼神虽然对凌辰很是忌惮,眼神在转身后露出凶芒,心中将凌辰视为死敌!

这样的耻辱要讨回来!

凌辰手中提着黑刀,血腥煞气蔓延全身,每迈一步都带着一股冷峻威严。

靠近凌辰的佣兵,看着他朝着自己走来,连忙望着一旁退去,不敢有丝毫阻拦。

那一句“挡我者,死!”可不是开玩笑,对于这样的青年强者在皇城中把自己杀了,城主府衙也不会去追究,毕竟他身后的力量实在是庞大!

况且他们只不过是一阶草野佣兵,就算杀了,皇城衙门也不会有丝毫过问,毕竟这样的杀伐生死在佣兵中太过平常,不值得去趟这浑水。

崇黑虎瞧见陈颗吃瘪,脸上本带着一丝笑容,却发现全身闪耀凌厉金光的少年,手持着一把黑刀竟然朝着自己走来,眼神不由一凝。

景德镇白斑疯医院
上饶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安康治疗阴道炎方法
景德镇白癜病医院
上饶好的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